去天国,再一次的谱写爱情的诗篇(转)

    爱的那么认真,爱的那么深,没有什么可不可能。已经是几年不下雪的上海突然飘起雪,我不在乎分手有多痛,只在乎今后没有你陪。”最近很流行的一首歌。这手歌唱出了失恋人的哀伤之情,叫人听过会回忆起许多往事和许多动人的故事。

    一个夏天的晚上,生子和自己的女朋友海燕牵着手在沙滩漫步,海浪轻拍着沙滩,一切都显得那么和谐。仿佛这一刻就是天长地久,再不会有什么曾经拥有。远处的灯塔闪着点点的光,以它独特的欢迎方式,遥望着这对远道来的情侣。“你会爱一辈子吗?”海燕问生子。“会的,这辈子爱,下辈子爱,下下辈子都要爱。我回在你身边守护着你的。”生子回答。他甜蜜的诺言,掩盖了几个月来心底的悲伤。

    半年前,海燕经医生检查患上严重的血癌生命大概只能靠化疗维持,而且移植骨髓的成功率非常的低,简单来讲就是活不过一年。对于深爱海燕的生子来说,这打击是致命的,他几天不吃不喝人也日渐消瘦,每天守在病床前,陪伴着海燕,半年过去了,海燕美丽的头发已被无情的病魔夺走了,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讲,这是多么伤心的事情啊。“我想去海边,我叫海燕,我想去看看大海,那片属于我们的大海。”海燕对生子说。第二天,他们便出发来到了这里,来带了这片属于他们的海。

    他们五年前在这里定情,从那以后他们每年都要来一次,但今年两人都显得特别的憔悴,特别伤感。“如果我走了你要好好的活。”海燕对生子说。“要是换成我你也要一样。”生子答到。海燕点了点头。海边停靠着好多鱼船,他们仿佛想起了五年前他们在这里相遇时的情景,那么真切,那么值得回味。那天海燕跟几个同学到海边玩,几个同学把她放在一个气垫床上就各自玩去了,开始海水很浅,海燕没有害怕,但后来越漂越远,越漂越远,她看岸边的人群已经很模糊了,一个大浪打过来,气垫床翻了,在海燕痛苦挣扎的时候一个身影游了过来,他救了海燕,这个人就是生子,一个强壮的小伙子。很快两人相爱了,一直走到现在。两人回忆着过去的点点滴滴,回忆着五年来的酸甜苦辣,真是人生百态别有一番滋味。

    “救命啊!我儿子落水了!救人啊!”一声呼喊把他们从回忆中惊醒,二人跑了过去,一个中年妇女正在海边哭泣,大声的呼喊着,“救人啊”。生子飞身跳下去,但生子再没有上来。这海水很深,当地人说这个崖边有个暗流。几年前一个小孩掉下去淹死了,那小孩的妈妈便疯掉了,经常在这里叫救命,叫人救她的孩子。

    贪玩的生子再也没有上来也许是他太热爱这片给过她无数回忆的海了,他舍不得离开她,舍不得……

    海燕没有离去,更没有再接受治疗,半年后,她安静的离开了这个世界,她的笑容很甜,因为在梦想的天国,有她的丈夫在等待着她,他们可以再一次的谱写他们爱情的诗篇。

30秒,耗尽了一生的爱

    男人和女人吃完晚饭,然后男人搭上车直奔机场。他要去一个遥远的城市出差,飞机是不等到人的。可是他们的晚饭精致且丰富,一点儿也没有马虎,全是女人的拿手好菜。女人用了大半个下午的时间,让桌子上摆满海鲜。
    男人像鲨鱼般喜欢海鲜,可这个男人的风格,却一点儿也不像鲨鱼,他举止优雅,是一位优秀的男人。
    男人是在傍晚登上飞机的。他对女人说,当他走出机场的时候,时间会很晚,所以他今天晚上就不给女人打电话了,等到第二天清晨再打。女人说:好。她站在窗口向男人挥手。接下来的半个月,男人将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度过。
    很晚了,女人早已熟睡。忽然电话的铃声她吵醒,她看了看床头的钟表,已是凌晨。女人爬起来,来到客厅,接起电话。她听到了男人的声音。
    男人开口就挺突兀:你还好吗?女人有些惊讶:还好,我已经睡下了。不是说早晨再打电话吗?男人好像不放心,又追问一句:你没事吧?女人有些好笑,这男人太婆婆妈妈了,虽然知道他是关心自己的,我当然没事,睡得正香。你怎么了?男人说:跟你说一声,我已经到了。你不用担心。有事别忘了给我打电话。然后他跟女人道了晚安,急急地将电话挂断。
    女人拿着电话,愣了足足一分钟。她想今晚的男人有些不对劲。哪里不对劲呢?一时却又说不出来。
    半个月后,男人从那座城市回来,仍然神采奕奕。可是他的肚子上,多出一块伤疤。女人问:怎么回事?他回答没事,一点小伤。女人急了,追问不休。
    男人就笑了:告诉你,你可不要生气。那天我下了飞机在街上走,肚子突然很痛。那是从来没有过的绞痛,让我几乎晕厥。于是我一下子想到了海鲜,想到可能是食物中毒。你知道,在我们这个海滨小城,每年都有人因为吃海鲜而送命。于是我给你打电话,我想假如真的是因为那些海鲜,那么,此时的你一定也会有感觉。假如你没接电话,或者虽然接了,但身体有什么不适,我就会直接把电话打到120急救中心,让他们马上赶到咱家。后来听你口气感觉一切都很正常我就没再惊动你,放心地挂了电话。
    感觉都那么不舒服了,你还不赶快想个办法先救自己?女人问,哪有那么多心思想东想西的。
    男人深情地望着女人:再紧迫,我也要先给你打个电话。你知道,食物中毒这样的事,马虎不得的。时间就是生命。
    女人想起来了,那天,电话固执地响了好久,她才懒懒地起来接听。虽然她和男人只是聊了简短的几句,可是这几句话,用去了大约半分钟的时间,男人其实正在忍受着巨大的疼痛。他在确信女人没有任何问题后,排除了食物中毒的可能,才挂挂断了电话,才开始向路人求救或者求助于当地的120急救中心。假如那天他们真的是食物中毒,那么,即使远在几千公里之外,男人也会把医护人员送到她的身边。只不过,男人会因此耽误30秒种。或者说,在可能的生死关头,男人把自己的30秒,毫不犹豫地送给了女人。而这30秒,男人肯定深知,极有可能就是生与死的距离。
    女人不说话了,她已经说不出什么话来。
    男人轻松地笑了笑说:还好,只是虚惊一场,什么可怕的事情都没有发生。他又指了指肚皮上的那块伤疤,调皮地眨了下眼睛:这是急性阑尾炎留下的纪念。
    女人笑不出来,只是那泪却流了满面。